列表页top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外汇要闻

华谊兄弟王忠军年内第6次质押融资,质权人为民间融资机构

2019-06-28 11:02外汇信息网编辑:admin人气:


原标题:华谊兄弟王忠军年内第6次质押融资,质权人为民间融资机构

6月27日收盘,华谊兄弟股价跌1%,报4.97元/股。这是华谊兄弟连续第四个交易日的股价下跌,较6月21日收盘的5.65元/股跌去12.04%。按照27.95亿总股本计算,华谊兄弟市值“蒸发”19亿元。

在股价持续下行之前,6月20日,华谊兄弟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王忠军进行了年内第六次质押,质押股数为1450万股,占其所持股份的2.3%,质押用途为个人融资需求,拟用于项目投资及股权投资等。

与前几次加总,王忠军年内共质押了1.3亿股,占其所持股份的20.91%。

华谊兄弟王忠军年内第6次质押融资,质权人为民间融资机构

(数据来源:华谊兄弟年报)

截至6月20日,王忠军共持有6.3亿股华谊兄弟股份,占总股本的22.52%,其所持5.51亿累计被质押,占公司总股本的19.73%,占其所持股份的87.59%;截至6月6日,王中磊持有1.68亿股华谊兄弟股份,占总股本的6.01,其所持1.49亿股被累计质押,占总股本5.34%,占其所持股份的88.95%。

质权人曾“踩雷”东方金钰

去年王忠军、王忠磊质押股权时,质权人多为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、恒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等传统大型金融机构;今年质权人多为长安国际信托股份(长安信托)有限公司。

与过往质押不同,此次质押的质权人为桐乡市民间融资服务中心有限公司(桐乡民间融资)。

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桐乡民间融资成立于2014年7月,注册资本5000万元,主营民间资金需求信息登记与发布、组织民间资金供需双方的撮合、对接、借贷活动等。

“乌镇贷”为桐乡民间融资设立的网站,主营互联网金融相关项目,旗下设“债权宝”等产品。网页显示其目前无可投产品,亦无可转让项目。

桐乡民间融资有四位股东,其中浙江扳鞍实业发展有限公司(扳鞍实业)认缴3500万元,占比70%。扳鞍实业由自然人杨绍校和杨绍会分别间接持股70%和30%,即杨绍校为桐乡民间融资背后第一大股东,持股约49%。

华谊兄弟王忠军年内第6次质押融资,质权人为民间融资机构

(“乌镇贷”官网)

华谊兄弟以外,桐乡民间融资还曾为“翡翠第一股”东方金钰的大股东提供股权质押融资。

2018年1月18日,持有东方金钰31.42%股份的第一大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(兴龙实业)将其所持的800万股东方金钰股份质押给桐乡民间融资,占总股本的0.59%。兴龙实业融资目的为补充其流动资金。

2018年7月16日,东方金钰收到上交所下发的《重大事项监管工作函》,要求其全面核实实际债务情况。同年7月25日,东方金钰发公告称,其到期未清偿债务共计9.16亿元。与此同时,兴龙实业所持的股票被质押、冻结、和多次轮候冻结。

同年11月19日,桐乡民间融资起诉东方金钰,要求东方金钰及兴龙实业归还借款本息并承担违约的责任。

今年1月的公告显示,桐乡民间融资作为债权单位、兴龙实业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所涉金额为5000万元。

华谊兄弟王忠军年内第6次质押融资,质权人为民间融资机构

今年5月20日,兴龙实业所持的800万股东方金钰股票通过股权司法划转方式,被划至桐乡民间融资开立的证券账户。按5月20日东方金钰4.22元/股的价格计算,桐乡民间融资所获股份市值约3376万元。

年内27亿债务待偿

今年年初,通过向4家银行申请23亿元的综合授信、从阿里影业处获7亿元借款、向浙江横店影视产权交易中心借款0.26亿元等融资方式,华谊兄弟成功化解了“债务压顶”的危机——今年1月29日到期的22亿元中期票据和今年4月11日到期的7亿元短期融资券全部实现按期兑付。

借钱还债仍是权宜之计,并未彻底解决华谊兄弟的资金紧张问题。

截至今年3月末,华谊兄弟货币资金余额为18.17亿元,同比下降31.2%,年报称主要因支付利息、偿还贷款及债券所致。同时,华谊兄弟账上仍有12.85亿元的短期借款和14.4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待偿,合计27.26亿元。

为筹集资金,华谊兄弟不仅用自有房产、东阳浩瀚等公司的股份、电影《八佰》的应收账款等进行担保,今年4月,华谊兄弟还与中泰信托签约以10亿元转让英雄互娱20.17%股权,并约定于一年后回购。

王忠军、王忠磊除了以自身和配偶为授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外,还“自掏腰包”为公司输血——今年4月,王忠军还向华谊兄弟提供了2.7亿元的无偿借款,不收取任何利息。

华谊兄弟王忠军年内第6次质押融资,质权人为民间融资机构

(王中磊、王忠军/图片源自网络)

“造血”能力萎缩的背景下,借钱还债或是华谊兄弟现阶段下的不得已之选。

2018年全年,华谊兄弟亏损9.09亿元,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;今年第一季度,华谊兄弟继续亏损9392.8万元。

年报称亏损原因来自两方面:一方面因对包括商誉的资产计提减值准备,另一方面其电影、电视剧、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的收入不及预期或同比下降。

王忠军在今年1月的机构调研中重新强化电影业务在公司中的重要性,并宣布2019年开始亲自参与华谊兄弟所有的电影项目,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。

今年以来,华谊兄弟影视业务仍负面缠身:年初“因优化电影业务”缺席春节档;一季度上映的《云南虫谷》、《把哥哥退货可以吗?》票房不及预期;最近的消息显示,“战争巨制”《八佰》未能于暑期档如期上映;此外,受范冰冰税务风波影响,2018年已完成拍摄的《手机2》上映仍遥遥无期。(文/佟亚云)

(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外汇信息网公众号(ID:yzcjapp),或者更多关注外汇信息网 外汇要闻频道

(来源:外汇信息网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外汇信息网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外汇信息网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外汇信息网,https://www.ahuuy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  • 推荐专题上方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舞出时代新风采

舞出时代新风采


列表页底部广告